兰居居的家养大魔王

生鱼忧患,死鱼安乐,咸鱼无所畏惧。
我永远喜欢江月太太。
千军万马蹄踏,她从不皱眉。

【磊伦】 归离

古风玄幻AU

本章预警:因为辣鸡作者要拉剧情,所以主角二人全程没有出现。

第三章
 
北域
 
世人皆知,中州之北的大地被终年不化的雪原覆盖着,天寒地冻,四季无春。荒芜与贫瘠笼罩着这片土地。相传北域是上古神魔之战的主战场之一,魔族君主的魔息一动,转瞬间冰封千里。
 
然而生活还要继续。北域的人还要挣扎着生存下去。他们无暇顾及,上古的传说是否真的与每日的温饱有何关联。

北域的生活也并非全然艰苦,严寒中催生出最烈的酒。人们习惯劳作一天到酒肆里饮碗烈酒,或是喝碗热汤,辛辣入喉,浓汤入腹,恍惚间生活便多了些温暖。
 
有人群的地方必定有城池,即使是极寒之地,也有人求生之余试着抱团取暖。
烟陵城就是这样一个地方。明明是北地的冰城,却起了个带些江南朦胧烟雨气的名字,大概是因为名字里的暖意,让这座小城成为了北域最为繁华的地方。
 
打罢五更,城东的更夫王二自觉地向他的老地方走去,夜夜巡行于街堂里弄,他习惯每晚敲完梆子以后,到吴府门廊下的小亭里歇歇脚,吃些随身带着的干粮,喝口酒。

吴府的老爷是个善心人,早年做点小生意,赚了些钱,北域的地价不比寸土寸金的南境,吴老爷便在这里买了座宅子,近年来生意衰微,却也不忘救济穷人。这门廊下的小亭,便是他知道王二打更辛苦,特意吩咐人为他建的。

然而今夜,似乎有什么东西不太一样了。

往日里府内夹杂着鼾声的浅浅呼吸声如今变成了一片死寂,寒冷的空气中混进了一丝腥气。王二抽了抽鼻子,凑近了些贴着大门想闻得更仔细些。
却不料想大门只是虚掩着,在他无意识的推动下发出“吱呀——”的长声,足以叫醒任何一个熟睡的人。

完了完了,吴老爷脾气再好,这大半夜的,被扰了清梦,怕是也要让护卫出来斥责一番了,王二吓得微微闭了闭眼,等待着预想中的呵斥。

然而已经没有人会出来指责这倒霉的更夫了。

因为吴府上下三十一口,全都变成了死状凄惨的尸体,此刻正姿态扭曲地趴伏在府中各个角落。

想象中的喝骂并没有到来,周围浓重得令人作呕的血腥气唤醒了王二。待他看清眼前这人间地狱般的画面,一声惊惧得非人的惨叫撕裂了烟陵城的夜幕。

再过一个时辰,城里的人就该晨起了,已经有早起的小商户,准备支起摊子卖些早点。待赶来查案的官差走出吴府时,看热闹的百姓早已将现场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血肉模糊的尸体覆着白布,连同不知名的死因
一并被带走了,围观人群的议论却并没有停下来。

“这吴老爷可是出了名的好人啊,连家里的下人都待人和善,怎么会有歹人对他家下手呢?”

“是啊,若要谋财,把钱财拿走也就算了,总不至于屠人满门吧……”

“听说连八岁的小女儿都没被放过呢!”

……

人群中,一个裹着黑色斗篷的影子一言不发地听着周围的议论,兜帽遮挡下的惨白面庞上满是讥诮,“愚昧。当然是因为黑暗的灵魂可以污染啊,纯净的灵魂才有吞噬的价值……”

吴府的惨案在烟陵城中被议论了多日,衙役们平日里见惯了北域的人为争夺资源而撕杀,却也忍不住表示吴府众人的死相是闻所未闻的惨烈。
街谈市语中,巷间庙里悄无声息地少了几个乞丐,最大的酒楼辞退了个店小二,几间铺子的帮工告假还乡,都无人留意。

这些平日里最不起眼的小人物们的变化,在未知与变数丛生的北域如泥牛入海,丝毫不起波澜。只有不可预知的恐慌裹挟着阴云,从烟陵城这一个小小的点逐渐扩散开来,试图笼罩整片土地。

评论(8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