兰居居的家养大魔王

生鱼忧患,死鱼安乐,咸鱼无所畏惧。
我永远喜欢江月太太。
千军万马蹄踏,她从不皱眉。

【磊伦文手大逃猜】萌宠观察笔记 by兰居居的家养大魔王

忘了转载了……假装更新。

长亭:

1


“我有一个梦想。”


“说梦想有点夸张了,呵呵,算是个心愿吧。”


“我希望每天早上醒来,身旁就是爱人的睡颜,阳光落在他挺直的鼻梁上,他的睫毛在微微颤动,却装作还睡着迟迟不肯醒来,等待我一个小心翼翼的吻。”


吴先生说起这句话时,满眼都是温柔与深情。


旁边来买香水的小姑娘们“哇——”地惊呼出来,这么浪漫的愿望,配上那张俊朗的脸,空气中好像多了许多粉红泡泡。


只有我无聊地甩甩尾巴,我还不知道你,明明是和我一样的单身狗。


这些女孩子们显然是不知道的,一阵推推搡搡,一个姑娘被推了出来,羞红了脸,却掩饰不住少女甜蜜的憧憬与爱慕,“那吴先生,你……你有爱人了吗?”


“有了啊……”仿佛没有看到女孩子瞬间黯淡的眸子,吴先生嘴角噙了抹笑,分明是硬朗的面容,此刻却笑得像只狡黠的小狐狸,“虽然他现在不在这里,不过我们终究会再见面的。你们一会儿要是去许愿池,请帮我也许个愿吧。”


可是,是我的错觉吗,我怎么觉得吴先生笑眯了的眼睛里,有那么浓重的悲伤。像是今天中午我吃急了吞下的狗粮,化不开咽不下,偏偏巧巧就只卡在心口堵得慌。


2


吴先生与我的初见无比俗套,若你们想听,倒也不妨讲讲。


我是在一个雨夜被捡到的,三月的鸟布拉市真冷啊,初春的凛冽寒气轻轻柔柔地钻进我的身体,我把自己蜷缩成一个团子,躲在屋檐下的角落,却还是被冻得哼哼唧唧地呜咽出声。


偏偏这一出声,吓到了晚归的吴先生,他吓得险些丢了伞,匆忙地走了。


望了望被雨水和泥水打湿的爪子,我垂头丧气地趴回地上,却又听到脚步声。


是吴先生去而复返,他脱下外套,把我裹在里边,抱回了家。


他的外套还带着些许体温,温暖舒适,就像他周身的气质一样,柔和又坚定,我趴在他怀里,只觉得他的气息和脸庞,都让我感到莫名的熟悉,这是人类常说的,回家的感觉吗?


对于吴先生来说,照顾别人的习惯似乎是刻在骨髓里里。他耐心地给我洗澡澡,喂我吃东西,对我温柔地笑,把我打理成一只漂亮的狗子,给我一个暖洋洋的窝。


他偶尔也很迷糊,总是穿错衣服,大热天却要穿得厚厚的,热到汗流浃背,才反应过来,又自嘲地笑笑,把衣服换掉。


吴先生似乎有点洁癖,又有些过分爱惜自己的身体,他总是不愿意让自己的身体被弄脏,刚开始给我洗澡的时候,担心会被我咬伤,那小心翼翼的紧张样子,可爱极了。


他有时会出门,回来时要一个人坐好久。人狗殊途,他的感情我终究不能全部领会,却能看得出,他很悲伤。真的奇怪,明明是很高大的身影了,那时候灵魂却好像无比孱弱,让我好想抱抱他……


奈何手脚太短,狗身不够伟岸。


3


吴先生是不是真的有个在远方的爱人呢?


和黄逗家的小h聊天时,我好奇地问它这个问题。


黄逗是鸟布拉的老住户了,他认得吴先生的爸爸,妈妈,还有……吴先生的哥哥。


听说吴先生曾经有一个爱人,吴先生曾为他犯过错,他也为吴先生做了许多。其中种种,旁人看来真假难辨,可那些复杂的过往,不可说的情感,他们二人有血脉中与生俱来的心灵相通,从不曾与外人道。


后来那个人离开了,他们之间的爱恋与纠缠烟消云散。吴先生说要带着爱人的骨灰去看看远方,那个人从前没有自由,他得带他去看看不一样的世界。


等他回来时,两手空空。他说他把爱人留在了一个更美的地方,等约好的时间到了,他的爱人会来接他。吴先生原本是名导演,但他决定在爱人工作过的的香水铺里度过余生。


回来后他闭门谢客几日,并没有消沉太久,可当他再度出现在众人面前时,人们讶异的发现,他把自己活成了那个人的样子。像是少年曾向往过的这世间的繁华万千,一时都失去了颜色,锦绣繁花自此枯萎败落,倦鸟收拢了羽翼,自愿钻进囚笼里安详地睡着。


黄逗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啊。连他家的狗子,讲起故事来都这么玄乎,让我听了怪难受的。


想来这世上同理心太强的狗,过得都不怎么快乐。


小h讲的故事,不过是局外人的视角,我相信总有一天,我能听到那个故事最真实的版本,那才是剥开世俗的眼光,或许更加残酷,但也更加美丽的真相。


那一天会是他的爱人来接他的日子吗?那个人会不会带他去一个新家,他们的新家里,是不是也需要一只像我这样可爱的小狗?


在那天到来之前,我得好好陪着他。不知为何,我真不想和他分开。


4


吴先生又要出门去了,这一次他无法把我寄养在邻居家。


这一年发生了许多事,黄逗带着小h离开了鸟布拉,他说他隐约得到了一些消息,要去找回他的爱人。我就知道,蜗居在鸟布拉,枯守着一个无人应答的单方约定,这不是他向往的生活。


大光圈接到了朋友的邀约,要跟着一个叫贝尔的人去冒险了,他性子跳脱,却也活得潇洒,希望他旅途很愉快。


吴先生一一送别他们,笑着说再会,回到家里,对着床头柜上的双人合影絮叨了许久,照片上是他和一个皮肤白皙,笑容温柔的青年,吴先生现在笑起来,气质神韵与他真是相像。


自此吴先生在这座城市的好友也全都离开,他似乎从此与鸟布拉再无羁绊了。


第二天清早,吴先生带着我坐了很久的车,到了另一个城市。又兜兜转转,到了一个墓园。这里绿草如茵,松松软软的草坪上偶有几朵洁白素雅的花,阳光暖洋洋的铺洒在草地上,像我在家里常盖的法兰绒毯。可今天我不想在上面打滚儿了,我只觉得自己离那个故事越来越近,这让我不安又莫名的感伤。


转了几个弯,到了一个有些静谧的角落,吴先生停下了脚步,把手里的花束放在了墓碑前。像是和人话家常一般,熟稔地开了口:“小语,我来看你啦。当年你说未免惹出事端,应以我的名字葬你。可我怎么忍心那样做,若墓碑上没有自己的名字,你要如何入土为安呢……”


我好奇地向墓碑上望去,只一眼,心神大恸。


因为那一刻无数的记忆碎片涌入我的脑海,黑白照片里的人,分明与吴先生长得一模一样,连碑上镌刻的名字,也是吴语二字。


5


我似乎是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,这场梦里,我一会儿是吴语,一会儿又成了一个叫做伦比的人,一会儿又成了旁观的看客。


我梦见我是吴语,眼看着哥哥为我付出太多,在一切尘埃落定后,我用自己的一切与甄香做了交换,我希望哥哥有健康的身体,于是我与他交换了灵魂。我深知自己命不久矣,那些压抑在我心底,远远超过兄弟之情的感情,我已经没有资格宣之于口。我知道哥哥会怪我,但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哥哥交换来的,无法再用于交换,若是想让哥哥有更好的生活,我别无选择。


我又梦见我成了伦比,那个合照里笑容温和的青年,那个让我不自觉地想要亲近的灵魂,或者说,一直以来与我生活在一起的吴先生。


在弟弟擅作主张后,我去请求甄香将我们交换回来。


她却摇摇头,这样告诉我:“你的弟弟曾想用他的地位、名誉、梦想来交换你的健康,可那些原本并不属于他。同理,你现在拥有的一切,除了灵魂,都不属于你。而灵魂是一个人最本真的形态,即使是我,也无法去衡量它的价值,将它用作交换。回去吧,伦比,吴语应该还有未了的心愿。你也该正视你对他的感情。没有人可以永远许愿,我也要离开这座城市了。”


我最终,成为了他们之间爱情的见证者,我看见伦比主动向吴语表白了心迹,吴语笑得很释然:“哥哥,我带走一半的你,你留下一半的我,直到有一天你也看透了生死,我再来接你。”


我看到吴语说,希望哥哥可以带着他的骨灰多走一走,就当是他陪着哥哥看看外面的世界,他希望能被葬在鸟布拉市之外的地方,两个人都恋家又向往自由,他希望哥哥的身体,也不要被悲哀的宿命禁锢。


我看到吴语劝说哥哥,墓碑上不要留下他自己的名字,以免被别人知道,为哥哥引来祸端。


我也看到伦比走了很久很远,终于找到了一个安静的地方,以弟弟的姓名安葬了自己的身体。墓地所在的城市有吴语毕业的电影学院,或许在这座城市住下,来世他可以更好地实现自己的梦想。


最终我看到伦比还是选择一个人回到了鸟布拉,他从前被契约束缚在这里,如今被爱与回忆温柔囚禁。这里有他和吴语全部的记忆,每每发现一点点从前不曾留意的细节,都让他痛彻心扉又甘之如饴。


他闭门谢客收拾好一切,像吴语所期望的那样,努力去生活,等待爱人来接他的那一刻。


我看着这一切,像个冷眼旁观的看客。像在经历一个荒诞的梦,一场凄艳的戏。


可我是什么时候,泪流满面的呢?


6


“唔——”从梦中醒来,吴语擦了擦脸上的泪水,梦里的心痛那样真切,让他即使醒了,也一时缓不过神来。


起身下床,随手捞了件衣服披在身上,吴语缓缓走到落地窗前。


窗外大雨滂沱,窗内寂静无声。


“咳咳……”两声轻咳打破了房间里的沉寂,吴语轻抚着玻璃上倒映出的脸庞,“哥哥,又下雨啊……”手指轻轻抚过倒影精致的眉眼,挺直的鼻梁,笑时柔软可爱,不笑时带着几分清冷的薄唇。


“我的梦越来越离谱了呢,这一次我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小狗,看着你的灵魂在我的身体里生活。不过能在你身边待一段时间,哪怕只是在梦里,我也已经很满足了。”


说到此处,吴语对着玻璃中人笑了笑,那笑容温润柔和,却带着几分苦涩,和他记忆中的哥哥,像,又不像。“你瞧啊哥,我想再看看你的笑,却怎么也学不像。如今我都能清楚地听见我的灵魂枯萎的声音。早知道意外真的会比明天先来,不如不做那个交换。”


“那场意外带走了半个你和半个我,等到我看透了生死那天,你也会来接我吗?”


“可我如今不想去看生死,我只想对着镜子,一直、一直看着你。”


“终此一生……”


“我只注视你一个人。”

超级丧……要不时光倒流和破镜重圆选一个发把刀吧,被伤害到了……

突然停电是什么操作啊……心态爆炸

夜晚真是个坏人啊。

我这几天怎么这么矫情……上班后遗症?

破晓生花冲鸭!!!

我昨晚真的!
阿凡发视频给我的时候,我一边看一边又哭又笑。
宣传视频看到最后,花海回头的时候,小土微向他伸手,一秒泪崩。
真好啊,花海身后终于不是空无一人。

【磊伦】 书单安利

2018年磊伦cp最值得阅读的10本好书,本本震撼你的心灵!打开书单,倾听来自灵魂深处的声音!

萌磊伦这对也有一段日子了,今天主要是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书单,都是一些比较适合阅读、内涵深刻且主题新颖的好书,良心推荐,后附链接,需要自取。

1、《大漠绝恋——囚爱冰山小娇妻》

简介:他,表面上是有间客栈的店小二,实际上,却是荒漠中权倾黑白两道、地位仅次于雪无情的暗夜亲王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他生性冷酷暴虐,却对误入客栈、身世成谜的他一见钟情。

他残忍地将他禁锢在了天字二号房,让他从此只能比心给自己一个人看!

他是冷漠孤傲的冰山美人,误入有间客栈,却被他囚禁在怀中,他挣扎,他逃跑,他崩溃,却在不知不觉间,发现自己的一颗心早已沦陷。

令二人没有想到的是,他不过是被刻意安排到他身边的一枚棋子,一场惊天的阴谋正一步步逼近这对有情人...... 

阅读全文>>


2、《豪门贵公子的替身情人》

简介:他堂堂邓有味,爱丫马家族的唯一继承人,纡尊降贵跑到博物馆来把妹,却屡战屡败。

失魂落魄的他去酒吧买醉,第二天清早却在酒店床上腰酸背痛地醒来,身边竟然躺着同性的同事!

“哥,昨天晚上我是自愿的,我会对你负责,如果你愿意,可以把我当成她的替身......”雪白被单后只露出无辜的一双眼,也遮住了那抹腹黑的邪笑,这场以退为进的爱情角逐,究竟是谁算计了谁?当他知晓了事情的真相,这份以欺骗开始的爱情又将何去何从? 

阅读全文>>


3、《呆萌哥哥,别想逃》

简介:他,含辛茹苦将捡来的弟弟养大,单薄瘦弱的肩膀扛起家里的重担,尝尽生活苦涩,仍单纯善良。本以为兄弟二人相守一生,却不想一日弟弟的家人找上门来。为了弟弟更好的未来,他忍痛将弟弟送回了本家!

他,年少早慧,哥哥的付出他全都看在眼里,可被送走的时候却还是难免心生怨愤,仅仅三年,他以雷霆手段接管了家族势力,也逐渐看清了自己的心意,他亲自将那人寻回,安置在侧。这一次,由我来守护你,我的呆萌哥哥,你可别想再逃!

阅读全文>>


没有后边7本了,我的羞耻心不允许我再写下去……

格式灵感来源于莲花君太太,已获得她的授权,太太人真的非常非常nice!!!疯狂表白!!!!!!!

【磊伦】 归离

磊伦 古风玄幻AU

第四章

相比北域的波诡云谲,此刻皇都宫城里的衔烛殿,则恍若一个温暖旖旎的梦。

年轻的天子下了朝,便步履匆匆地赶回了寝宫。殿内服侍的宫人们惊讶地发现,在踏入衔烛殿的那一刻,他们意气风发的君主周身的气息发生了极大的变化,仿佛内心深处的猛兽一瞬间收敛了全部锋锐,只因害怕惊扰了掌心熟睡的蔷薇。

还未等周围的人跪拜行礼,吴磊挥了挥手,比了个噤声的手势,身后随侍的宫人服侍他脱下犹带寒意的貂裘。虽然一路走来有灵力护体,却仍担心身上未散的寒气冲撞了寝殿内的人,便又运转内力暖了暖身体,才放缓了步子,轻快地步入内殿。

与正被风雪摧折的外界截然不同,衔烛殿内殿仿佛自成一个独立的世界,地面隐隐有光华流转,桌案上云纹精致的香炉里焚着沉香,窗边几株不知名的植物在温暖的室内恣意生长着,随着吴磊的进入带起一阵微风,空气中便浮动着阵阵清甜的涟漪。

这人间仙境般的一切编织了一个华丽而精巧的梦,更别说此刻厚重的帷帐里,还酣睡着一个虚弱无力任人采撷的美人儿了。

想到此刻可能还在熟睡的伦哥,吴磊望向帐中的目光愈发温柔甜蜜,昨晚好像做的太过了呢,到最后哥哥哭着说不要,反而更让人停不下来。

帐中的青年微微蜷缩在锦被中,乌发柔顺的散落在枕上,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,眉目精致如画,裸露在外的白皙肩颈处满是吻痕,似乎是被狠狠疼爱过,却又莫名的愈加勾人,仅仅是目光触及之处便是如此,可以想见被子下面是何等艳丽的光景。

“醒了就别再装睡了,宝贝。”吴磊如何看不出邓伦装睡的小把戏。闻听此言,床上人的睫毛颤抖得更厉害,却还是强撑着不肯睁眼。

“好吧,哥哥一直没有醒来,可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吗?”嘴角噙着抹坏笑,吴磊的手却开始不老实地探入锦被,在邓伦身上放肆游走着。

“唔......不要”略微沙哑的嗓音响起,眼尾弧度微张,墨色瞳孔中果然一片清明,被子下的身体也开始扭动着试图躲避吴磊的抚摸,只是由于身子无力,虚弱的闪躲在此刻反而更像是迎合。

随着邓伦的动作,房间里暧昧旖旎的氛围仿佛被撕开了一个口子,慢慢显露出这场情事背后的囚禁本质来。地面上隐隐流转的华光是复杂的阵法,袅袅沉香配合着特意寻来的植物幽香,加上邓伦右脚踝上纹路繁复的玄铁锁链,这一切充满针对性的布置,确保吴磊不在的时候,邓伦绝对无法逃离这个精致的牢笼。

吴磊手上动作轻柔地扶起邓伦,调整了一下姿势,让邓伦更舒服的倚靠在自己怀里,贴着怀中人白皙小巧的耳垂呢喃着,“终于肯醒了吗,宝贝?我以为你还在生我的气呢......”
多日的囚禁使得邓伦对这低沉的嗓音格外熟悉而敏感,许多个夜晚,身后这人也是一边用这样的嗓音说着暧昧的情话,一边狠狠地侵犯自己......温热的呼吸打在耳边,仿佛有一阵暖流流淌过全身,邓伦不自觉地有些颤抖,恍惚间有种自己将沉溺在这种温柔中的预感。

定了定神,勉励压下心中那点异样的感觉,邓伦再次挣扎着试图劝说:“我们之间......不该是这样的。”

“哦?哥哥觉得该是什么样的?”
“我早已同你说过,这些年我法力低微,仙神不可过多干涉凡人命途,细说起来也并未真的帮上你什么忙。你如今的一切都是凭着自己的本事换来的,又何苦强留我在身侧呢......”

“哥哥又在说胡话了,休息好了就吃些东西吧,今天御膳房做了你最爱的点心,乖一点的话,就奖励你多吃一块儿。”

不知第几次被吴磊强行中断了谈话,邓伦有些绝望地垂下头,年轻的君主执念深重又能逻辑自洽,谈多少次怕是都无法改变身陷囹圄的现状。

这边邓伦失落地叹息着,自然没有发现吴磊愈发暗沉的眸色与嘴角的一抹苦笑。

没有帮上什么忙吗......呵,哥哥,我是不是从未同你讲过,那些撑不下去的瞬间,想到这茫茫浊世里还有你在我身边,便是我活着的动力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作者:不知所云.jpg

【磊伦】 归离

古风玄幻AU

本章预警:因为辣鸡作者要拉剧情,所以主角二人全程没有出现。

第三章
 
北域
 
世人皆知,中州之北的大地被终年不化的雪原覆盖着,天寒地冻,四季无春。荒芜与贫瘠笼罩着这片土地。相传北域是上古神魔之战的主战场之一,魔族君主的魔息一动,转瞬间冰封千里。
 
然而生活还要继续。北域的人还要挣扎着生存下去。他们无暇顾及,上古的传说是否真的与每日的温饱有何关联。

北域的生活也并非全然艰苦,严寒中催生出最烈的酒。人们习惯劳作一天到酒肆里饮碗烈酒,或是喝碗热汤,辛辣入喉,浓汤入腹,恍惚间生活便多了些温暖。
 
有人群的地方必定有城池,即使是极寒之地,也有人求生之余试着抱团取暖。
烟陵城就是这样一个地方。明明是北地的冰城,却起了个带些江南朦胧烟雨气的名字,大概是因为名字里的暖意,让这座小城成为了北域最为繁华的地方。
 
打罢五更,城东的更夫王二自觉地向他的老地方走去,夜夜巡行于街堂里弄,他习惯每晚敲完梆子以后,到吴府门廊下的小亭里歇歇脚,吃些随身带着的干粮,喝口酒。

吴府的老爷是个善心人,早年做点小生意,赚了些钱,北域的地价不比寸土寸金的南境,吴老爷便在这里买了座宅子,近年来生意衰微,却也不忘救济穷人。这门廊下的小亭,便是他知道王二打更辛苦,特意吩咐人为他建的。

然而今夜,似乎有什么东西不太一样了。

往日里府内夹杂着鼾声的浅浅呼吸声如今变成了一片死寂,寒冷的空气中混进了一丝腥气。王二抽了抽鼻子,凑近了些贴着大门想闻得更仔细些。
却不料想大门只是虚掩着,在他无意识的推动下发出“吱呀——”的长声,足以叫醒任何一个熟睡的人。

完了完了,吴老爷脾气再好,这大半夜的,被扰了清梦,怕是也要让护卫出来斥责一番了,王二吓得微微闭了闭眼,等待着预想中的呵斥。

然而已经没有人会出来指责这倒霉的更夫了。

因为吴府上下三十一口,全都变成了死状凄惨的尸体,此刻正姿态扭曲地趴伏在府中各个角落。

想象中的喝骂并没有到来,周围浓重得令人作呕的血腥气唤醒了王二。待他看清眼前这人间地狱般的画面,一声惊惧得非人的惨叫撕裂了烟陵城的夜幕。

再过一个时辰,城里的人就该晨起了,已经有早起的小商户,准备支起摊子卖些早点。待赶来查案的官差走出吴府时,看热闹的百姓早已将现场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血肉模糊的尸体覆着白布,连同不知名的死因
一并被带走了,围观人群的议论却并没有停下来。

“这吴老爷可是出了名的好人啊,连家里的下人都待人和善,怎么会有歹人对他家下手呢?”

“是啊,若要谋财,把钱财拿走也就算了,总不至于屠人满门吧……”

“听说连八岁的小女儿都没被放过呢!”

……

人群中,一个裹着黑色斗篷的影子一言不发地听着周围的议论,兜帽遮挡下的惨白面庞上满是讥诮,“愚昧。当然是因为黑暗的灵魂可以污染啊,纯净的灵魂才有吞噬的价值……”

吴府的惨案在烟陵城中被议论了多日,衙役们平日里见惯了北域的人为争夺资源而撕杀,却也忍不住表示吴府众人的死相是闻所未闻的惨烈。
街谈市语中,巷间庙里悄无声息地少了几个乞丐,最大的酒楼辞退了个店小二,几间铺子的帮工告假还乡,都无人留意。

这些平日里最不起眼的小人物们的变化,在未知与变数丛生的北域如泥牛入海,丝毫不起波澜。只有不可预知的恐慌裹挟着阴云,从烟陵城这一个小小的点逐渐扩散开来,试图笼罩整片土地。

【磊伦】 归离

磊伦 古风玄幻AU

第二章

渎神是什么感觉呢?

大概就是吴磊此刻的感受吧。

深知自己罪孽深重而背负着罪恶感,却又无端的生出些放肆的狂喜。

于吴磊而言,还要多一些夙愿得偿的满足。

后边走外链吧
https://shimo.im/docs/QqZUzVZZxz09jX57
第n次补链,在评论最新一条。

终于把车写完了……第一次写车,笔力实在不够,我极力想把这章车写得缠绵又香艳惹,但还是特别羞耻😂
请多包涵。

如果不喜欢,也不影响后边的阅读,就知道这章他俩啪过了就行了。

我终于可以写剧情了……
感谢大家之前所有的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,希望没有让你们失望❤

其实磊磊这么能啪也是因为他本体是那啥嘛,勉强算是个暗示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