兰居居的家养大魔王

生鱼忧患,死鱼安乐,咸鱼无所畏惧。
我永远喜欢江月太太。
千军万马蹄踏,她从不皱眉。

超级丧……要不时光倒流和破镜重圆选一个发把刀吧,被伤害到了……

突然停电是什么操作啊……心态爆炸

夜晚真是个坏人啊。

我这几天怎么这么矫情……上班后遗症?

兰居和海娃的故事

因为晚上太矫情了,所以写一写兰居和花海的故事。

兰居对海娃的感情来的很奇怪。

准确地说,是太突兀了。

六月六日之前,兰居从没有关注过海娃。他是个鸽奶还是奶花,是几奶王者还是多少dps的梦中情奶,兰居完全不清楚。

兰居一开始,只想安安静静地吃个瓜。

啃着啃着落下泪来,也实在是意料之外的事情。

但这个瓜吃得前所未有的真情实感。

因为那说的哪里是海娃的故事。

那分明是兰居自己啊。

一样掏心掏肺,一样被莫名放弃,一样孤立无援的时候发现身后空无一人。

甚至一样敏感,一样隐忍,无数次心软,无数次心碎。连走过的路,连最终做出的选择,都一模一样。

甚至伤人者都无比相似。可能他们永远也不会知道,自己对别人造成过多大的伤害。

也许他们知道,但就是做了。

也同样幸运。

真的很感谢茶茶,能陪着海娃,带他认识新的朋友,认识新的队伍,认识那些懂得珍惜和尊重的队友。

也很感谢陪伴兰居的朋友们,带她认识新的世界,培养新的爱好,也庆幸兜兜转转,我们终又重逢。

此间几少年 偏爱烈酒洗剑;风雪落鞍前 故友却仍并肩。

所以兰居吃瓜吃的真情实感,看帖看的边哭边笑。

所以兰居取关了所有帮某人洗白的人,即使兰居曾经真的好喜欢他们中的一部分。

所以看到破晓生花的时候兰居发自内心的高兴,就像看到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,终于得到了幸福。看到花海最后回头,尘微向他伸手,倏忽落下泪来。

长风破晓,涅槃生花。

弦上未鸣琴音起,清风换盏共相知。

真好。

就应该带着新的名字,好好生活。

至于那些不愿回首的过往,就当是命运曾为你沉眠的黑夜,多洒了三分墨色吧。

破晓生花冲鸭!!!

我昨晚真的!
阿凡发视频给我的时候,我一边看一边又哭又笑。
宣传视频看到最后,花海回头的时候,小土微向他伸手,一秒泪崩。
真好啊,花海身后终于不是空无一人。

【磊伦】 书单安利

2018年磊伦cp最值得阅读的10本好书,本本震撼你的心灵!打开书单,倾听来自灵魂深处的声音!

萌磊伦这对也有一段日子了,今天主要是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书单,都是一些比较适合阅读、内涵深刻且主题新颖的好书,良心推荐,后附链接,需要自取。

1、《大漠绝恋——囚爱冰山小娇妻》

简介:他,表面上是有间客栈的店小二,实际上,却是荒漠中权倾黑白两道、地位仅次于雪无情的暗夜亲王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他生性冷酷暴虐,却对误入客栈、身世成谜的他一见钟情。

他残忍地将他禁锢在了天字二号房,让他从此只能比心给自己一个人看!

他是冷漠孤傲的冰山美人,误入有间客栈,却被他囚禁在怀中,他挣扎,他逃跑,他崩溃,却在不知不觉间,发现自己的一颗心早已沦陷。

令二人没有想到的是,他不过是被刻意安排到他身边的一枚棋子,一场惊天的阴谋正一步步逼近这对有情人...... 

阅读全文>>


2、《豪门贵公子的替身情人》

简介:他堂堂邓有味,爱丫马家族的唯一继承人,纡尊降贵跑到博物馆来把妹,却屡战屡败。

失魂落魄的他去酒吧买醉,第二天清早却在酒店床上腰酸背痛地醒来,身边竟然躺着同性的同事!

“哥,昨天晚上我是自愿的,我会对你负责,如果你愿意,可以把我当成她的替身......”雪白被单后只露出无辜的一双眼,也遮住了那抹腹黑的邪笑,这场以退为进的爱情角逐,究竟是谁算计了谁?当他知晓了事情的真相,这份以欺骗开始的爱情又将何去何从? 

阅读全文>>


3、《呆萌哥哥,别想逃》

简介:他,含辛茹苦将捡来的弟弟养大,单薄瘦弱的肩膀扛起家里的重担,尝尽生活苦涩,仍单纯善良。本以为兄弟二人相守一生,却不想一日弟弟的家人找上门来。为了弟弟更好的未来,他忍痛将弟弟送回了本家!

他,年少早慧,哥哥的付出他全都看在眼里,可被送走的时候却还是难免心生怨愤,仅仅三年,他以雷霆手段接管了家族势力,也逐渐看清了自己的心意,他亲自将那人寻回,安置在侧。这一次,由我来守护你,我的呆萌哥哥,你可别想再逃!

阅读全文>>


没有后边7本了,我的羞耻心不允许我再写下去……

格式灵感来源于莲花君太太,已获得她的授权,太太人真的非常非常nice!!!疯狂表白!!!!!!!

【磊伦】 归离

磊伦 古风玄幻AU

第四章

相比北域的波诡云谲,此刻皇都宫城里的衔烛殿,则恍若一个温暖旖旎的梦。

年轻的天子下了朝,便步履匆匆地赶回了寝宫。殿内服侍的宫人们惊讶地发现,在踏入衔烛殿的那一刻,他们意气风发的君主周身的气息发生了极大的变化,仿佛内心深处的猛兽一瞬间收敛了全部锋锐,只因害怕惊扰了掌心熟睡的蔷薇。

还未等周围的人跪拜行礼,吴磊挥了挥手,比了个噤声的手势,身后随侍的宫人服侍他脱下犹带寒意的貂裘。虽然一路走来有灵力护体,却仍担心身上未散的寒气冲撞了寝殿内的人,便又运转内力暖了暖身体,才放缓了步子,轻快地步入内殿。

与正被风雪摧折的外界截然不同,衔烛殿内殿仿佛自成一个独立的世界,地面隐隐有光华流转,桌案上云纹精致的香炉里焚着沉香,窗边几株不知名的植物在温暖的室内恣意生长着,随着吴磊的进入带起一阵微风,空气中便浮动着阵阵清甜的涟漪。

这人间仙境般的一切编织了一个华丽而精巧的梦,更别说此刻厚重的帷帐里,还酣睡着一个虚弱无力任人采撷的美人儿了。

想到此刻可能还在熟睡的伦哥,吴磊望向帐中的目光愈发温柔甜蜜,昨晚好像做的太过了呢,到最后哥哥哭着说不要,反而更让人停不下来。

帐中的青年微微蜷缩在锦被中,乌发柔顺的散落在枕上,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,眉目精致如画,裸露在外的白皙肩颈处满是吻痕,似乎是被狠狠疼爱过,却又莫名的愈加勾人,仅仅是目光触及之处便是如此,可以想见被子下面是何等艳丽的光景。

“醒了就别再装睡了,宝贝。”吴磊如何看不出邓伦装睡的小把戏。闻听此言,床上人的睫毛颤抖得更厉害,却还是强撑着不肯睁眼。

“好吧,哥哥一直没有醒来,可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吗?”嘴角噙着抹坏笑,吴磊的手却开始不老实地探入锦被,在邓伦身上放肆游走着。

“唔......不要”略微沙哑的嗓音响起,眼尾弧度微张,墨色瞳孔中果然一片清明,被子下的身体也开始扭动着试图躲避吴磊的抚摸,只是由于身子无力,虚弱的闪躲在此刻反而更像是迎合。

随着邓伦的动作,房间里暧昧旖旎的氛围仿佛被撕开了一个口子,慢慢显露出这场情事背后的囚禁本质来。地面上隐隐流转的华光是复杂的阵法,袅袅沉香配合着特意寻来的植物幽香,加上邓伦右脚踝上纹路繁复的玄铁锁链,这一切充满针对性的布置,确保吴磊不在的时候,邓伦绝对无法逃离这个精致的牢笼。

吴磊手上动作轻柔地扶起邓伦,调整了一下姿势,让邓伦更舒服的倚靠在自己怀里,贴着怀中人白皙小巧的耳垂呢喃着,“终于肯醒了吗,宝贝?我以为你还在生我的气呢......”
多日的囚禁使得邓伦对这低沉的嗓音格外熟悉而敏感,许多个夜晚,身后这人也是一边用这样的嗓音说着暧昧的情话,一边狠狠地侵犯自己......温热的呼吸打在耳边,仿佛有一阵暖流流淌过全身,邓伦不自觉地有些颤抖,恍惚间有种自己将沉溺在这种温柔中的预感。

定了定神,勉励压下心中那点异样的感觉,邓伦再次挣扎着试图劝说:“我们之间......不该是这样的。”

“哦?哥哥觉得该是什么样的?”
“我早已同你说过,这些年我法力低微,仙神不可过多干涉凡人命途,细说起来也并未真的帮上你什么忙。你如今的一切都是凭着自己的本事换来的,又何苦强留我在身侧呢......”

“哥哥又在说胡话了,休息好了就吃些东西吧,今天御膳房做了你最爱的点心,乖一点的话,就奖励你多吃一块儿。”

不知第几次被吴磊强行中断了谈话,邓伦有些绝望地垂下头,年轻的君主执念深重又能逻辑自洽,谈多少次怕是都无法改变身陷囹圄的现状。

这边邓伦失落地叹息着,自然没有发现吴磊愈发暗沉的眸色与嘴角的一抹苦笑。

没有帮上什么忙吗......呵,哥哥,我是不是从未同你讲过,那些撑不下去的瞬间,想到这茫茫浊世里还有你在我身边,便是我活着的动力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作者:不知所云.jpg

【磊伦】 归离

古风玄幻AU

本章预警:因为辣鸡作者要拉剧情,所以主角二人全程没有出现。

第三章
 
北域
 
世人皆知,中州之北的大地被终年不化的雪原覆盖着,天寒地冻,四季无春。荒芜与贫瘠笼罩着这片土地。相传北域是上古神魔之战的主战场之一,魔族君主的魔息一动,转瞬间冰封千里。
 
然而生活还要继续。北域的人还要挣扎着生存下去。他们无暇顾及,上古的传说是否真的与每日的温饱有何关联。

北域的生活也并非全然艰苦,严寒中催生出最烈的酒。人们习惯劳作一天到酒肆里饮碗烈酒,或是喝碗热汤,辛辣入喉,浓汤入腹,恍惚间生活便多了些温暖。
 
有人群的地方必定有城池,即使是极寒之地,也有人求生之余试着抱团取暖。
烟陵城就是这样一个地方。明明是北地的冰城,却起了个带些江南朦胧烟雨气的名字,大概是因为名字里的暖意,让这座小城成为了北域最为繁华的地方。
 
打罢五更,城东的更夫王二自觉地向他的老地方走去,夜夜巡行于街堂里弄,他习惯每晚敲完梆子以后,到吴府门廊下的小亭里歇歇脚,吃些随身带着的干粮,喝口酒。

吴府的老爷是个善心人,早年做点小生意,赚了些钱,北域的地价不比寸土寸金的南境,吴老爷便在这里买了座宅子,近年来生意衰微,却也不忘救济穷人。这门廊下的小亭,便是他知道王二打更辛苦,特意吩咐人为他建的。

然而今夜,似乎有什么东西不太一样了。

往日里府内夹杂着鼾声的浅浅呼吸声如今变成了一片死寂,寒冷的空气中混进了一丝腥气。王二抽了抽鼻子,凑近了些贴着大门想闻得更仔细些。
却不料想大门只是虚掩着,在他无意识的推动下发出“吱呀——”的长声,足以叫醒任何一个熟睡的人。

完了完了,吴老爷脾气再好,这大半夜的,被扰了清梦,怕是也要让护卫出来斥责一番了,王二吓得微微闭了闭眼,等待着预想中的呵斥。

然而已经没有人会出来指责这倒霉的更夫了。

因为吴府上下三十一口,全都变成了死状凄惨的尸体,此刻正姿态扭曲地趴伏在府中各个角落。

想象中的喝骂并没有到来,周围浓重得令人作呕的血腥气唤醒了王二。待他看清眼前这人间地狱般的画面,一声惊惧得非人的惨叫撕裂了烟陵城的夜幕。

再过一个时辰,城里的人就该晨起了,已经有早起的小商户,准备支起摊子卖些早点。待赶来查案的官差走出吴府时,看热闹的百姓早已将现场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血肉模糊的尸体覆着白布,连同不知名的死因
一并被带走了,围观人群的议论却并没有停下来。

“这吴老爷可是出了名的好人啊,连家里的下人都待人和善,怎么会有歹人对他家下手呢?”

“是啊,若要谋财,把钱财拿走也就算了,总不至于屠人满门吧……”

“听说连八岁的小女儿都没被放过呢!”

……

人群中,一个裹着黑色斗篷的影子一言不发地听着周围的议论,兜帽遮挡下的惨白面庞上满是讥诮,“愚昧。当然是因为黑暗的灵魂可以污染啊,纯净的灵魂才有吞噬的价值……”

吴府的惨案在烟陵城中被议论了多日,衙役们平日里见惯了北域的人为争夺资源而撕杀,却也忍不住表示吴府众人的死相是闻所未闻的惨烈。
街谈市语中,巷间庙里悄无声息地少了几个乞丐,最大的酒楼辞退了个店小二,几间铺子的帮工告假还乡,都无人留意。

这些平日里最不起眼的小人物们的变化,在未知与变数丛生的北域如泥牛入海,丝毫不起波澜。只有不可预知的恐慌裹挟着阴云,从烟陵城这一个小小的点逐渐扩散开来,试图笼罩整片土地。

【磊伦】 归离

磊伦 古风玄幻AU

第二章

渎神是什么感觉呢?

大概就是吴磊此刻的感受吧。

深知自己罪孽深重而背负着罪恶感,却又无端的生出些放肆的狂喜。

于吴磊而言,还要多一些夙愿得偿的满足。

后边走外链吧
https://shimo.im/docs/QqZUzVZZxz09jX57
第n次补链,在评论最新一条。

终于把车写完了……第一次写车,笔力实在不够,我极力想把这章车写得缠绵又香艳惹,但还是特别羞耻😂
请多包涵。

如果不喜欢,也不影响后边的阅读,就知道这章他俩啪过了就行了。

我终于可以写剧情了……
感谢大家之前所有的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,希望没有让你们失望❤

其实磊磊这么能啪也是因为他本体是那啥嘛,勉强算是个暗示?